自开自香山中兰
来源:南川日报 | 时间:2018-06-05 08:39:30 | 评论:0 | 点击:0
  

彩票4+1多少钱 www.872l.cn   王静

    我有个朋友叫纱纱,她非常爱种花,我经常走她家去欣赏。她家阳台上的花品种繁多。红的三角梅,黄的玫瑰,蓝的紫苏,淡紫的绣球……这些花中,她最爱的是那几盆兰。

  这几盆兰她养得可用心了。有天下着小雨,她约我去花山。见面时我看她拿一个小铲,提一个口袋,一问她才说去挖点山上的泥巴,给家中的兰添点营养。

  有好几次,我去她们家,都正碰到她在拨弄她的兰花,平静,淡然,专注……

  有一次,我坐在她家的沙发上。悠悠地,我闻到了一阵香,那么飘逸,那么清新。

  我闭上眼,凝神静坐,任这些香来来去去,让我一阵阵醉。

  她看我那样子,说今年的兰花开得可好了。我笑了,像她这样伺候,不好才怪。

  花是最懂人心的,你爱它,它就一股劲地回报你,就像你爱它一样爱你。

  我们就这样坐着,喝着茶,在花香的浸润中,不说话。

  我和纱纱少年时即是朋友,相交多年。最近几年,我们最爱一起去花山喝油茶。我们在同一家油茶馆喝了几年了。

  每次去的路上和喝油茶的过程中,我们拉着家常,说着吃、穿、孩子,或世事。

  相对而言,她的话没有我多,更多是听我说。但她听得很认真,我说一阵,她搭一句,我又说。

  有时候我们不说,只静静地走,但一点不觉得冷场。她即便说,也是轻言细语,简单几句。

  有一年我身体不好,她来约我的次数比以前更多。一路上说话也和往常不一样,她的话变得多一些。

  我们就这样在那林间走着走着,走过一月又一月,我的身体渐渐好了。

  上个月,我们一直喝的那家油茶馆有事没开门,她带我去另一家油茶馆吃。她说这家卫生比那家好,油茶也好。我才忽地懂得,她一直在迁就我,因为我爱头一家的油茶味。

  过了那一天,她又陪着我去我爱吃的那家。我默默地接受着她的迁就。因为我已经习惯她迁就着我。我觉得她迁就我我幸福,她觉得她迁就我她也幸福。所以我们都觉得不需要改变这种状态。

  纱纱平时穿衣服特别讲究,多是白色。我常笑她会洗,所以才这么多白衣。要是我,真洗不干净。

  她的白衣穿几年都是雪白的。但她的衣服一点不张扬。你乍一看,没什么特别的,但经???,你却不厌倦,不会感到哪点碍眼,那素素净净,平平实实的滋味,一直把你心里的一个角占据着不离开。

  今年“六一”的中午,她打电话来叫我去花山。我走到油茶馆一看,哟,十几个学生跟她坐在一起。

  她说她带学生去敬老院看老人来。“六一”放假,学校没有安排工作,但她没有休息,带着她的孩子们去给老人们表演节目,打扫卫生……

  忙完敬老院的事,她带孩子们来吃麦耳朵。孩子们说说笑笑,和老师一起吃得很开心。

  和学生离散的时候,纱纱一个一个叮嘱学生几点回家,路上注意什么。老师最怕学生安全出问题,但纱纱对这个问题有自己的选择。

  她用带点乡音的声音跟我说,学生参加这样的活动能提升能力,很多乡村孩子经常参加活动,慢慢就大方起来了,见的世面多了。我看着她那温柔却并不时尚的脸,感受着她这样一名平凡的乡村教师的心。

  下山的时候,我们在路边看到一株兰。纱纱蹲下身子去欣赏。最后,我们都没有去碰那株兰,让它好好地开在那里。

  兰花无惊人之品貌,却有脱俗之精魂。

  我看了看纱纱,再看了看那青青的兰。我觉得纱纱和兰,都那么自在,那么清静,那么雅素,那么芬芳……

上一篇:春天
下一篇:两代人的高考梦

  • 大都无城:“二里头”之前是“满天星斗”的时代(图) 2018-08-06
  • 新余市二单位6名领导干部被纪委通报 2018-08-05
  • 文创大咖齐聚成都 共话“一带一路”文化交流 2018-08-05
  • 遭遇“水逆” 唐僧师徒四人的求生欲有多强 2018-07-26
  • 478| 75| 611| 271| 765| 748| 684| 108| 450| 144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