私立南川平儿院
来源:南川日报 | 时间:2016-09-06 10:03:32 | 点击:0
    卢华丽 整理
    私立南川平儿院位于南川附城西外赵家塘(今南川宾馆),是招收男女贫儿给以衣食教养,采用小学教材并带职业教育性质的一所半工半读学校。它创办于1927年,解放后1950年暑期停办,历时23年半,为南川抚育和培养了不少有用之才。
    1924年,南川水丛乡(后并入兴隆乡)富绅明绮园捐出田租百小石,指定兴办慈善事业,成立学校,招收贫儿给以教养之用,并委托当时县财政科长杨守藩为之承办。杨守藩即邀请县里热心教育的人士成立董事会,筹备开办平儿院。杨守藩被选为董事长,李暄荣选为副董事长。
    明绮园所捐的部分田地,在附城赵家塘及从西门河到宴家冲一带。杨守藩将赵家塘废弃的赵家祠堂旧房予以修葺、添建,作为平儿院的校舍;将赵家祠右后相邻的大幅官山、土块,辟为平儿院的菜圃;从西门河到宴家冲一带的肥沃漕田,作为平儿院的自耕水田。
    院舍还在修建中未及开学,明绮园即逝世。之后平儿院得以继续发展,规模渐具,成绩卓著,承办人杨守藩具有不朽的功绩。他终身担任董事长,常抽公余时间,于早上从其城内北街住宅步行到平儿院,了解情况,及时解决。此种精神十余年不稍减,热心公益而又平易近人,师生对之均甚感佩。
    民国十六年(1927)2月,平儿院正式开院,招收男女孤儿40余人,实行半工半读,教养兼施,每天除织布、织履(打草鞋)外,还组织贫儿学习千字文和写日记。
    1928年夏,在平儿院董事会的呼吁下,南川县政府将慈幼堂所属公产田租400多小石拨归平儿院,以充实经费。慈幼堂当时收养的贫儿数十名,亦大部分移交给平儿院。
    慈幼堂,又名育婴堂,系清朝同治三年(1864)由知县邓文治倡办,设在县城北外半华里的“善堂”,收养遗婴32名,雇乳妇养育,至民国初年有遗婴七八十名。民国九年(1920年)呈请省长公署核准改为职业学校,实行半工半读,授粗浅文字,学纺织草履、篾器。但因养育不善,多生疾病、疥疮、头癣等,甚至有的被冻、饿死亡。1928年县行政会议决议将院内财产、人员全部并入平儿院,慈幼堂便不复存在。
    平儿院招生,除第一次在春季招收40人外,以后都是每年秋季招生。按照考生家庭经济情况分为公费生及半公费生两种。公费生,凡食、宿、衣、被、医药、书籍、用具等,皆由院供给;半公费生除每月自缴少数费用以示差别外,其余一切待遇享受均与公费生相同。自费生源只限于本院现任老师及董事的子女,对外概不招收。
    后因办学较有成绩,要求读自费者渐多??谷照秸跗?,县教育科遂将南极十一保校并入平儿院教学,从此每年均招收自费生。此后平儿院的公费生与自费生大约各占一半,每期接近300人左右。学校创造了一套半日读书与全日读书合班教学,半日合教与半日单教、双方均能兼顾的排课方法与教学方法。
    1941年,县人童季龄(时任国民政府行政院贸易委员会副委员长)将其南川德隆乡的全部产业——田租200多小石捐赠给平儿院。平儿教任教多年的女教师赵壁,也将其所买的西胜乡吴家坝田租约50小石捐赠给平儿院。至此,连同明绮园捐赠在内,平儿院共有田租约1100小石。
    抗日战争末期,由于货币贬值,物价日趋不稳,一般私立校皆因经费拮据而难于维持。为了应对时艰,1944年下期起,平儿院便与私立南川道南小学合办,道南小学迁到平儿院内合并教学,双方减少一些老师或职工,以节省开支。但对平儿院来说,自费生骤然成倍增加,平儿院的半工半读生则成为极少数,导致平儿院师生的不满和原有规章制度的不合,仅合办一年半后,1945年下期便仍分开教学,平儿院始得逐渐恢复原状。
    平儿院每年有两天节日——感恩节和团拜节。感恩节:每年清明节,全院师生准备好祭品,抬着祭盒,带着清标,击鼓奏乐,排队到约20华里的水丛明家大房,为创办人明绮园扫墓。团拜节:常在暑假前夕,通知毕业的院友返院团聚。上午举行团拜大会,午间聚餐,晚上召开院友会。倘系明月之夜,则于院坝举行,茶果杂陈,气氛轻快,结束时常有文娱助兴。在那势利熏天的旧社会,贫穷人彼此推心置腹亲如一家,情同手足,自有一番乐趣。
    平儿院的学生大多来自贫困家庭,就学期间又受到一定的劳动锻炼,故毕业出去的学生多具有吃苦耐劳、勤奋纯朴的优良品质。院生毕业后,有的即自立谋生,有的则由院再升送至县外读中学或师范和大学。私立南川道南中学开办后,则改送入道南中学就读。
    平儿院不仅是贫苦儿童的乐园,也是中共地下党组织的活动阵地。解放前,地下党员杨景涟、鲜文吟、唐贞民、官定谋、韦彬文、谭振武、陈光辉、杨中民等先后在院任教。在他们的影响下,平儿院师生均趋向光明,要求进步。解放前夕在重庆渣滓洞牺牲的古承铄、韦延鸿两位烈士,皆系平儿院的优秀学生。南川解放后,该院继续开办,直至1950年暑期停办。(编辑王静)

彩票4+1多少钱 www.872l.cn

上一篇:回首“南川井岗山”23年革命斗争史
下一篇:全国第一家松香厂在南川

  • 人民网评:异地医保的步子还需更大一些 2019-03-21
  • “重庆造”国际一类新药 获批同时进入中美临床试验 2019-03-14
  • AI识别图像技术相关新闻 2019-03-13
  •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(手机版)--各地新闻--人民网 2019-03-09
  • 11金4银!中国队包揽2018年跳水世界杯全部冠军 2019-03-08
  • “拖稿”也自信 美女作家落落来渝聊新书 2019-03-08
  •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——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-03-07
  • 暑期去哪儿探索心灵?法鼓山卓越禅修营向你发出邀请 2019-03-07
  • 大都无城:“二里头”之前是“满天星斗”的时代(图) 2018-08-06
  • 新余市二单位6名领导干部被纪委通报 2018-08-05
  • 文创大咖齐聚成都 共话“一带一路”文化交流 2018-08-05
  • 遭遇“水逆” 唐僧师徒四人的求生欲有多强 2018-07-26
  • 633| 859| 343| 595| 901| 603| 576| 911| 405| 463|